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宣传工作

关于新疆,一篇重磅报道!

信息来源:阿勒泰日报 发布时间:2021-08-11 13:13 浏览: 【打印】 【字体: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接受环球时报专访:美西方打“新疆牌”遏制中国,必败!


近年来,美西方一些媒体、智库和政客对中国的治疆政策横加指责,在涉疆问题上散布大量不实之词,甚至恶毒攻击抹黑,他们的意图就是要挑拨民族关系,破坏新疆稳定,阻碍新疆发展,误导国际舆论。但他们的阴谋不会得逞。随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密集召开新闻发布会,并邀请各国人士入疆参观考察,国际舆论场客观、清醒的声音越来越多。

4年多来,新疆未发生暴恐案事件,社会安定、经济繁荣,在活生生的事实面前,任何滋生谎言的空间都将被挤压殆尽。《环球时报》记者近日赴和田、喀什等地采访,耳闻目睹新疆发生的变化,并专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发言人徐贵相。这位处于涉疆舆论斗争一线的官员语气平静地和记者谈起同外媒打交道的经历,直批一些歪曲报道新疆的西方媒体“让人瞧不起”。徐贵相强调说,只要“三股势力”的威胁还存在,新疆反恐维稳的力度就不会减弱、决心就不会动摇。  

“美西方反华势力必败无疑”

环球时报:我们到新疆实地采访,发现有了很大变化,如旅游景点客人爆满,但街上的治安维稳设施相比以前越来越少。相关设施有所减少是出于什么考虑?我们是否可以松一口气了?

徐贵相:在过去一个时期,特别是暴恐活动多发、频发的情况下,为维护社会稳定、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新疆采取了一系列治安维稳措施。这是非常必要的,为新疆依法开展反恐怖主义和去极端化斗争发挥了重要作用。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新疆已连续4年多没有发生暴恐案事件,呈现出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的良好局面。根据这样的形势变化,以及反恐斗争的实际情况,新疆对过去所设的治安维稳设施进行了优化,以进一步方便各族群众的生产生活。

04:15

同时,我们也有清醒认识,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形成和蔓延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铲除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土壤,仍需做大量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取得显著成效,并不意味着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可以睡大觉了,绝不是这样。只要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三股势力”威胁还存在,新疆反恐维稳的力度就不会减弱、决心就不会动摇。

环球时报:我们还注意到,近年来,新疆过往发生的一些暴恐事件陆续被曝光出来,哪些因素在促成这样“尺度上”的转变?

徐贵相:一段时间以来,涉疆舆论斗争十分激烈。西方的一些媒体、智库、政客违背事实,极力将新疆采取的反恐和去极端化措施政治化、标签化、污名化,逐项扣上“民族镇压”“文化灭绝”“宗教压迫”“强迫劳动”“强制绝育”“代际隔离”的帽子,最后宣称新疆犯下“反人类罪”“灭绝种族罪”。他们否认暴恐活动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的本质,这完全是逆历史潮流而动,是对新疆2500多万各族群众的严重挑衅。把新疆过去发生的一些暴恐事件公之于众,目的就是让“三股势力”的罪行大白于天下,让世界看到新疆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要采取今天这样的措施。

环球时报:为什么美西方选择新疆作为舆论攻击目标?您怎么看当前的涉疆斗争?

徐贵相:中国的发展强大,加剧了美西方一些国家的戒惧感、苦闷感、焦虑感、恐慌感,刺激他们丧失理智、丧失底线、丧失准则,不择手段、不遗余力、不计后果地对中国发起攻势。

这场斗争的焦点为什么会是新疆呢?第一,新疆是美国实施“重返亚洲战略”、遏制中国崛起、维护世界霸权的必争之地。在美国看来,搞乱新疆,便可钳制中国,消除中国对美国“世界霸主”地位的“威胁”。第二,涉疆问题关系历史、民族、文化、宗教、国际等方面,涉及面广、关联性强、关注度高,一有风吹草动,便会牵扯很多因素。所以在美西方反华势力眼里,新疆是一张“廉价牌”。第三,美西方反华势力试图通过打“新疆牌”转移国内矛盾,减轻内部压力。美西方反华势力炒作涉疆问题是名,遏制中国是实,他们企图把新疆作为与中国“脱钩”的试验场,涉疆问题不过是他们搞政治操弄的工具。

必须指出,涉疆问题根本不是民族、宗教、人权问题,而是反暴恐、反极端、反分裂、反干涉问题,这是一场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前进与倒退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我们事实在手、真理在握、道义在上,美西方反华势力必败无疑,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透支信誉,你们在全中国都不会受欢迎”

环球时报:您怎么看境外媒体对新疆的报道?您是否曾跟一些歪曲报道的外国记者沟通过?他们怎么解释?

徐贵相:我认为,不少外国记者实际上看到了新疆真实的发展和变化,也发表了许多有价值的新闻稿件,但确实也有一些西方媒体记者,对新疆进行选择性甚至是歪曲性、攻击性报道。比如,前不久美联社一名记者到新疆来,提出要到新疆的监所去采访,我们本着最大的诚意,满足了他的采访需求。但后来的报道内容与事实大相径庭。他本来看的是一处监所,但硬说那是一所“教培中心”;本来那里关押的都是犯人,但硬说那些人“可能是教培学员”。

再比如,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去年到新疆库车石榴籽服饰有限公司,未经企业员工同意强行进行采访,并且使用“移花接木”的手段歪曲事实,引起公司和员工的反感。这些记者到新疆来,不是为了探求新疆发展的真相,而是要“碰瓷”,要“印证”他内心的偏见。他们的做法有违新闻职业道德、有损媒体人的形象,让人瞧不起。

针对上述情况,我跟一些外国记者也有过交流。我问他们,我们一起采访考察的时候,你当时看到幼儿园,说“真好”;你到了“教培中心”,跟学员交流得也很好。真实情况都看到了,为什么回去之后,在你的片子和报道里又不是这样?明明看到的是一所学校,偏偏说这是“集中营”,为什么会这样?有一名外国记者跟我说,作为媒体记者,也不想把自己夹在中国和西方之间,但“我有我的老板”。我回答他,你是有你的“老板”,但是你别忘了你是一名记者,如果你把真的说成假的,把白的说成黑的,你就不配当记者,你就是政客,你做的这种报道就没有什么价值,无非成了美西方一些反华势力操纵的对象,或者说你被迫在做这份工作,那才是真正的“强迫劳动”。我告诉他,“这样下去不但会影响你的形象,也会透支你们媒体的信誉,不光在新疆,在全中国都不会受欢迎”。我这样说是希望启发他,引起他们的反思。

环球时报:境外媒体到访新疆是否完全自由?此前有外媒曾说,记者一到新疆就会被警察盯上,是这样吗?

徐贵相:新疆是中国的开放地区,对于外国记者来疆采访报道,我们一直秉持开放、欢迎的态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的规定,我们依法保障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的合法权益,并为其依法从事新闻采访报道业务提供便利。同时,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也应当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和规章,遵守新闻职业道德,客观、准确、公正地进行采访报道,不得进行与其机构性质或者记者身份不符的活动。我也跟外国记者讲过,你们不是恐怖分子,不拿刀、不拿枪,又不干坏事,警察干嘛要跟踪你们!所以,在新疆地区,记者们正常的采访活动,不存在被监控、被干扰的情况。

05:17

同时也必须说明,如果有外国记者反映,碰到了采访“不自由”的情况,那首先要看一下这些外国记者在新疆干了什么?比如,前段时间有一位外国记者到和田地区去采访,当地群众正在举行葬礼,场面非常肃穆,但他非要在现场强行采访,也不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还到墓地里乱踩,引起当地群众的反感和抵制,群众只好报了警。

再比如,有媒体拍摄涉疆反华影片《中国卧底》时找了个“替身”,以“洽谈业务”为幌子,拎着藏有隐蔽摄像头的手提包,到新疆立昂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偷拍,在工作人员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诱导性提问。该片还对采访内容断章取义,诬称“立昂技术帮中国政府完成了世界上最完整的监视系统”。这种偷偷摸摸的所谓“采访”方式,以及严重违背事实的歪曲报道,不是正当之举。

环球时报:面对美西方反华势力对新疆的疯狂攻击,我们该如何应对?

徐贵相:新疆所做的一切都是光明磊落、坦坦荡荡的,就是为了让新疆各族人民过上美好的生活。对于美西方反华势力疯狂的攻击,我们必须针锋相对、以牙还牙。我们首先要把一个真实的新疆介绍给全世界。比如,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到目前为止已举办50多场,300多名基层群众现场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用真实故事展示新疆的客观状况,揭穿美西方反华势力的谎言谣言。

02:55

再比如,加大“请进来”工作力度。2018年年底以来,包括联合国官员、外国驻华使节、有关国家常驻日内瓦代表、伊斯兰合作组织秘书处、媒体记者和宗教团体等100多批团组,1600多人到疆参访。许多人表示,一到新疆就知道美西方反华势力说的都是假话。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们欣喜地看到,真理在前进,谬误在消散。新疆采取的反恐去极端化等一系列治理措施,不仅造福新疆各族群众,也为全球反恐去极端化事业贡献了智慧,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比如法国作家马克西姆·维瓦斯、美国独立网站“灰色地带”主编麦克斯·布鲁门塔尔、意大利前政要米凯雷·杰拉奇、日本学者村田忠禧等有识之士,纷纷挺身而出、仗义执言,为新疆发声点赞。

“面对攻击诬蔑,我们当然要站出来说‘不’”

环球时报:当我们对美西方做出坚决反击时,他们反而会认为这是“战狼(外交)”,这种说法公平吗?您觉得我们的反击与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是否冲突?

徐贵相:中国走的是和平发展道路,不搞“国强必霸”,不搞强权霸凌,不干涉别国内政。但是新疆的稳定和发展涉及国家核心利益,面对攻击诬蔑,我们当然要站出来说“不”。有人无故无理骂人,还不让别人还嘴,岂有此理!

环球时报:国际媒体是否也应多关注新疆的可信、可爱、可敬之处?

徐贵相:是的。新疆是一个非常可信、可爱、可敬的地方,我们生活中有很多非常感人的故事。比如,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有一位干部叫杨益忠,他在“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中结下20多户“亲戚”,为这些“亲戚”解决了大量困难。在这些“亲戚”中,有很多大妈亲切地称他为“儿子”。在新疆,像这样的干部比比皆是,非常感人。河南发生洪涝灾害后,灾情牵动着新疆各族群众的心。新疆各地都自发地捐款捐物紧急援助河南,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家住新疆疏勒县的伊敏江·库尔班在网上看到灾情严重,他立马召集180名维吾尔族打馕人,耗时8个小时打出一万个馕,然后和两名司机轮流开了两天三夜,把爱心援助送到河南周口扶沟县。我在想,这是多么朴实的人民、多么生动的生活、多么厚重的大地,新疆的明天一定更美好!